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虹影:女儿像精灵照亮我的世界_jnxspso.jpwd114.com / 内容

虹影:女儿像精灵照亮我的世界

作者:尹力|时间:2017-06-28 03:43|来源:jnxspso.jpwd114.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虹影:女儿像精灵照亮我的世界

(原标题:虹影:女儿像精灵照亮我的世界)

关于虹影

著名英籍华人作家、诗人、美食家,中国新女性文学的代表之一。1962年生于重庆,曾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复旦大学作家班。1983年首次发表诗作,1988年开始发表小说,1991年移居英国,2000年定居北京,2005年获意大利罗马文学奖,2009年被选为重庆城市形象推广大使。代表作有《饥饿的女儿》《好儿女花》《K-英国情人》《上海王》《孔雀的叫喊》《小小姑娘》《奥当女孩》《里娅传奇》等,已有多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其中6部长篇被译成30多种文字在欧美、以色列、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和越南等国出版。今年春节后,她一口气推出了《饥饿的女儿》15周年纪念版、《好儿女花》全新修订版、最新中短篇作品集《你照亮了我的世界》,日前又出版了献给女儿的奇幻长篇《米米朵拉》。

6岁被母亲送到农村,18岁知道自己是私生女;叛逆逃离家庭,怀疑一切,背叛一切,十年浪迹在路上,有过尝试各种冒险生活方式和艺术行为的迷乱;像隐士一样孤独地写作,在作品中踢爆与“小姐姐”共侍一夫的情史,挖掘母亲和多个男人的情感纠葛……在华人女作家中,虹影从来都是一种惊世骇俗的独特存在,她从不否认私生女的身份注定了自己永远跟传统逆行、不按常规出牌,无论生活还是写作,她永远是先锋的、前卫的、反叛的,当然也是备受争议的。不过这次首发打磨5年的新作《米米朵拉》,她却是带着混血金发的女儿瑟珀和先生威廉姆斯一起合家欢亮相的,因为这本书是献给女儿的。从“饥饿的女儿”到平和的母亲,是文学改变了她的人生,是女儿让她的创作开始流淌暖暖爱意,虹影毫不讳言母亲这一身份是她写童书的动力:“我的童年时时处于害怕之中,没人教我控制害怕,我不要女儿像我的童年。我没有童年,但是很幸运,我有了孩子,上天让我重新过一次童年,女儿像精灵一样,照亮了我的世界。”

幼年时,虹影从未有过坐在母亲或父亲怀里或膝上的好光景,“没有一个人愿意跟我说话,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欺负我,我的母亲不跟我亲近,我的父亲也不跟我亲近,家里的人对我都特别防范。”童年的遭遇就像一道阴影无法摆脱,她曾患上抑郁症需要看心理医生,是写作在某种程度上治愈了她,自传小说《饥饿的女儿》里的私生女六六其实就是她本人,虹影毫不避讳这个身份:“这可以用来解释所有我的作品,因为这就是我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使命,我被命运指定成为这么一个人、成为这样一种类型的作家、成为这样一个类型的女子。我走过的路,其实都是跟我母亲最后决定把我生下来、我的成长背景联系在一起,由此可以解释我所有的行为、言谈,包括我的写作,甚至我要找什么样的男人都跟这个身份相关。”

新报:如果不是文学,你可能会是另一种人生,你会怎么看文学对人的作用?

虹影:小时候,我就相信自己会成为一个会讲故事的人、会写书。文学会在人心灵深处种下根,一旦爱上文学,它就在你心里像一棵树一样长大。如果你是真的爱文学,那在某个时刻,你就能吃到这棵树结下的果实,以支撑你度过一段特别艰难的时刻。如果我小时候没有读书会变成怎样的呢?我觉得特别幸运,在我们那个地方只有一家人家里有很多书,那时候没有人和我玩儿,我趴在门边偷看他们读书,于是他们就招手让我进去,然后给了我一本书,于是我就开始不断地阅读。可以说,是文学改变了我的人生。文学的力量就在于此,一旦你得益于它,你一生都受益匪浅,这也是我教育孩子的理念。我告诉她,哪怕在逃难的路上,也要带一本最爱的书,因为有书就拥有了整个世界,就拥有了一种其他东西没法改变的力量。那些所谓的当代成功人士,他们就像风一样,吹过就过了,但你会永远记得莎士比亚、记得李白、记得虹影,这就是文学的魅力。

新报:写了这么多年要怎么保持对创作的新鲜感?

虹影:保持新鲜感就是说你要对生活饱含热情。写作其实是孤独的事情,当我写不下去的时候,就会去翻保罗奥斯特的书,他书里的主角往往是作家,我就会发现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有这样的问题。其实每一次我遇到麻烦、困难,甚至绝望时,我就找书来读。简爱与罗切斯特最终在一起,可是付出了代价——罗切斯特眼睛失明。世上每个人,都要付出才能得到。从别人的命运里可以反观自己的命运,坚持不懈朝自己的目标前进,那么最后一定能走出困境。

新报:你喜欢看什么书?对你影响最大的书是什么?

虹影:别人推荐的书、与写作有关的书、关于种植艺术的书、看病的书、与吃有关的书,我都看,我可以同时读几本书都不会记错。我读的外国文学可能多于中国文学,英文版《情人》读得最多,《东方奇观》读了很多次,《红楼梦》也读了N遍,博尔赫斯的书每隔一年就读一遍,福克纳的书读过几年就不喜欢了。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审视这一年的选择,会淘汰一些书,也会发现一些书更有意思,村上春树的书我就越读越喜欢。哪怕读同一本书每次读都有不同感受,这来自于对人生的重新审阅,读书永远不会寂寞,而且使你强大。我现在五十多岁了,要让我说每个十年对我影响最深的一本书,那就是《红字》《简爱》《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万有引力之虹》和《黄金罗盘》。现在我把《简爱》送给了女儿,我觉得可以当成儿童读物来读,我小时候读《简爱》最大的感想是,在孤儿院里所有人都欺负她,但简爱居然活下来了,那我也可以像简爱一样,所有人都不喜欢我,但我依然可以生存下来,而且我也要找一个像罗切斯特的人。能带给读者一种梦想、展现一个新奇的世界,这样的书才会有意义。

虹影一如既往是写传奇和现实的能手,《米米朵拉》虽是奇幻小说,仍一针见血地指出各种现实问题——人口过度增殖、滥用农药、污染严重、滥砍滥伐森林、土壤沙漠化、滥杀野生动物……在她看来,“一部幻想小说写了现实,才会有力量。现实中可能有很多限制,可是作为作家,在现实中办不到的事,在小说里都可以改变,这是小说家用自己的方式与现实相联系的一种方式。我希望通过带有神话传说色彩的奇幻小说,用母性和神话唤醒读者沉睡的生命意识。”虽然作品始终如利刃,但是虹影却越来越平和,她的先生、历史学家和作家威廉姆斯直言:“我觉得我特别幸运能认识虹影,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全能的女人,既是作家、美食家,还是好妈妈、好妻子。我要谢谢我的爱人,写了一本8岁到80岁的人都能看的书。”

新报:有了女儿,你就偏重童书创作了。

虹影:女儿在我心目中排第一位,她是我每部儿童文学作品的第一读者。我在生活中是特别简单的人,我一直觉得我没有家的感觉,有了女儿之后,我觉得女儿在哪儿我的家就在哪儿。女儿两岁时我就给她讲《西游记》,我非常注重对孩子读书这方面的培养,所以经常给孩子念书,每天在她睡前都有一段读书时间,很多时候她的眼睛越听越亮,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开始给她编一些故事了。

新报:为什么你给女儿写的书并不是一个母女温馨相处的故事反而是个母女分离的故事?

虹影:女儿顽皮时,为了吓唬她,我就会对她讲有一个红头发的女巫会拐骗哭闹的孩子去抬石头、修城堡,女儿一听这个故事,马上止住哭,吃饭好好的,睡觉好好的。这个有关拐骗孩子的故事就是《米米朵拉》的源头,平常也常听朋友讲谁家孩子不见了,谁家父母满商场找孩子,好奇心催促使我做功课,上网搜集和阅读大量的资料,这才发现孩子失踪的数量之大,可怕得超出了我承受的能力,我决定用孩子的眼睛去写一个既给孩子也给成人看的未来世界。《米米朵拉》借用童话的外壳写了10岁女孩米米朵拉经历各种磨难寻找母亲的奇幻故事,女儿很喜欢这个故事,尤其是听到她说过的话到了米米朵拉嘴里时哈哈大笑。但她现在未必能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可能要到她以后有孩子的时候才会意识到,我给她的这个礼物对她的一生意味着什么。我想表达的是——亲爱的,成长的路上,你终将一人面对。母亲的爱,就是让你有能力离开。

新报:现在家长都想让孩子快乐成长,你的书怎么都涉及苦难?

虹影:谁都愿意找特别容易走的路,可是孩子成长过程中难免会遇到各种磨难,这是必不可少的一种成长教育,所以我不会描述一个公平完美的世界,我们要教会孩子,除了父母、老师、朋友的照顾,他们要学会独自一人面对这个世界。我会让女儿去学跆拳道、让她多读书,读书比万贯家财还重要,让她懂得生存的智慧,有面对灾难和离别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其实是让孩子生长在一个有温暖有爱的环境中,这样长大的孩子心就会很正,永远相信正能量,永远相信善良,永远相信邪不压正。好坏两极都在吸引你,相信什么能量,你就往哪边靠,你相信好的,自然能和好的能量结为一体。其实我们要教给孩子的,就是这样一种能力。

新报:女儿和母亲你都写过了,未来会不会写父亲和父爱?

虹影:这个问题很好,很挑战我。在我的作品里其实父亲这个形象是非常重要的,《饥饿的女儿》我写了养父,《好儿女花》我也写了两个父亲,《米米朵拉》虽然是一个单亲妈妈和女儿的故事,但是我给了父亲一次机会,就是米米朵拉跟她的父亲相遇。父亲的形象当然在我的书里是很重要的,只是我表达的方式不一样。也许以后我会正面写一个好父亲,但是我更感兴趣写一个坏父亲。

新报记者宇浩

作者:宇浩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